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下药后的激情
下药后的激情

下药后的激情

有许多我们无法意料的事情,我们称之为意外,有许多难以忘怀的事情,我们称之为刻骨铭心,比如说我现在捂着裤裆的这件事情就让我觉得会难以忘怀的。\\//没错我的裤裆现在还在捂着,而柳思思也在那一直叫我放开手了,我有点恨自己的不争气,她们脱光的样子我都看见过,怎么现在竟沦落到了看到她们身体乱颤的样子就感觉自己的那个地方受不了,真是奇了怪了,其实我不知道一个人最诱人的时候不是脱光了衣服而正好是那种似脱非脱,似露非露的时候。

  我看着她们三个人在那像是在看猩猩似的看着我,这样的目光让我的心里边感觉自己的头皮有点发麻,她们三和并不是什么让人见了就像吐的主,相反见了她们之后你反而会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漂亮而又有风情的女人,我知道到时候你们一定会说真是三朵鲜花插在郭大路这泡猪粪上了。

  “我,我的裤子那线头开了。”我有点心虚的狡辩着,但是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小的就连自己都欺骗不了。

  我有点沮丧,心里边求爷爷告***希望他能给点面子,把火消了算了,但是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听信了谁的谗言,就像是个电杆似的,直直的矗在那,任凭风吹雨打的丝毫不动摇,我心里边的想法是发上一阵火你就下去吧。可这个家伙倔强的像头牛,丝毫不为我的话语所打动。

  我火了,心里边真的是火了,这个家伙也真是不给面子,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候了,居然还在这跟我唱霸王别姬,我在也忍不住了,于是狠狠的掐了他一把,没想到这才刚一掐完了,我就感觉自己的下边是一直其疼无比,对,不是痛,怎么会是这样了,我明明掐的是那个东西,不过在疼的时候我才记起来那个东西是自己的,掐他就等于在掐自己了。

  柳思思她们此时早就是笑的像是不倒翁一样,本来在家里边穿的衣服就少,现在这么一笑马上出现在我眼帘的就是那些雪白雪白的肌肤,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了,而我的那个东西在我的眼睛看到了这些要命的雪白的皮肤的时候好像是突然等到了什么命令似的,又开始了自己无限制的狂长,不一会我就感觉自己的那个东西顶在了自己的裤头之上,顶的难受。、明明是她们的笑声,但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把那些银铃般的笑声当成了是她们在床上边的时候那些动人心魂的呻吟之声,而这一幻想的最终后果是让我的那个东西直接又是打了一些。

  “大路你的裤子是不是真的开了口了,要是怎的话,我这又针和线了,给你缝一缝吧!”说罢手中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针,一个不是太长,但是却是非常尖的针,我在看了这根针的时候甚至幻想着自己的那个地方正在被这根针给扎着,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打了个冷颤,全身上下浑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用,不用,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裤子其实不烂。”我可不像就像上次一样被脱的清洁流流的,一副男鸭的样子。

  但是她们三个人好像是没有听见了我说的话一样,在那一步一步的向我逼近,我的心里边大吃了一惊,她们莫非又要脱我的裤子。

  我发现在突然好像是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一有样,在心里边想着她们三个脱我裤子的时候,我甚至都能听见柳思思在脱光了我的衣服之后鄙视的说那句,我草真小的话来!

  我突然有种很是无地震自容的感觉,此时的她们三个人都紧紧的追在了我的身边,让我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三个人给剐了一样,身体紧紧的靠在那个墙的后天,吃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却是见柳思思突然装着是电视上那些要逼良为猖的坏蛋一样,在那盯着奸笑着,最边的舌头还不断的添着自己的嘴唇,一副特别经典的处在****中的样子,看的我没由来的又是一阵荡人心魂。

  我感觉柳思思这个家伙是在故意的诱惑我了,以至于让我突然觉得自己的那个东西不争气的居然又兴奋起来了。

  “姐姐们你们想干吗了?都快两点多了,明天还得上班了,都洗洗早点睡吧!”我在最后的关头还在期望她们能放过自己。

  我的话刚一落地之后就听的柳思思突然好像是刚睡完觉清醒过来一样,站在那盯着我突然及其认真地道了句“对啊!明天还得上班了。”语气中大有算了的意思。

  我一听感觉自己有戏了,就又趁热打铁地继续道“是啊!这要不是明天得上班,我让你们欺负个够,要是在不睡的话。第二天起来就会有黑眼圈了,有了黑眼圈的话就会让人觉得不漂亮了,我也知道你们都是爱美的女孩子,所以大家乖啊,洗洗睡去吧!”我一副苦口婆心地道。

  她们三个人一副好像是被我的话给说动了似的,站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也不知道谁叫了声姐们还不动手?

  这句话像及了咱党当年进攻小日本的时候喊的口号,虽然不是太一样,但是效果却是一样,却是见三个人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立刻像是一窝蜂似的涌了上来,而我身体顿时感觉好像同时被在被几千人在那撕拉似的。

  我这个人从小就是怕痒,为此我妈还跟我说过一个怕痒的男人日后是要怕女人的,没想到现在的我一样还是怕痒,我感觉自己的全身好像有无数的虫虫在爬一样,顿时痒的更加的厉害了,我开始挣扎起来,拼命的挣扎,于是当我从那三个变态的女流氓的手中挣扎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此时就像是当年被解放了的中国似的,全身有种特别清爽的感觉,可是当一阵微风从窗户上吹进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全身有点想打颤的感觉,用手摸的时候早就是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于是就用手稍微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上身,发现光流流的,我的心里边一惊,闭着眼睛慢慢的看去,起先我是不敢睁开眼睛的,但是我又一想睁开就睁开了,这有什么了,在说光就光了,也不是没光过,于是我的眼睛就很听话的睁了开,但是在睁开之后我就后悔了,此时我的真的光了,而且是全光了,一点布都没有给我留下,我的大脑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如此香艳的镜头,一下子出现了短路,而我的眼睛在看到了这样的情景的时候没有丝毫朕兆的又闭了上,好像及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情景,脑袋里边一直在重复着一定是幻觉,绝对是幻觉。

  但是正想着就感觉自己的屁股上被人给狠狠的拍了一把,啪的一声,痛的我直想咧嘴。

  我被这一巴掌给打的清醒过来了,我终于清醒的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已经完全的裸露在柳思思她们三个人的面前了,如论一个人的脸皮有多厚,有多么的不要脸,但是突然让他一下暴露在许多人面前的话我想他也会害羞的!

  我无疑就是这样的人,此时的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下子别全世界的人都看见了似的,脸发烫的站在那用手捂着自己的那个地方,一直想捂着,可是在我还没来的及捂住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胳膊一下被人给紧紧的拉住了,我这才记起原来这个房间中不止我一个人,不用说我就知道自己的胳膊是在被谁给拉住了。

  且不说我的胳膊是被谁拉住了,我更为关心的是自己的那个东西在柳思思用脚的挑逗下会不会突然喷出来了,没错此时的柳思思就坐在床上用自己的那双小脚在那挑逗着我的那个东西,我的脑袋一下子就晕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呀,而沈小依居然还跟金艳在那极为配合的让柳思思那个家伙撩拨我的那个东西。

  乱了全乱了,我感觉这个世界完全是黑白颠倒了,我想提醒一下她们大宝还在这房子里边了,但是一股莫名其妙的暖流正在慢慢的向我的全身流去,一股异样的舒服让我有点感觉快控制不了自己的那个东西了。

  而此时的柳思思突然在那用一种几乎是在呻吟的声音道了句“路,你觉得我性感吗?”

  我顺着她的声音看去,却是差点被她的打扮给一下子喷了出来。

  柳思思的声音很是让人觉得媚惑,原本就处于兴奋时期的那个东西,此时更加的高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挣脱不了沈小依和金艳的胳膊,还是我故意不想去挣脱了,不过柳思这样弄的我确实很舒服。/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让我觉得自己的呼吸在不经意的当中已经慢慢的在加重。

  望着柳思思的娇躯,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后颈上,高耸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在轻柔地颤动,光泽莹莹的小腿露在黑色的职业套裙外面,更显得光滑柔嫩。两只完美的雪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在我的那个东西上乱蹭着,令我的更加撩起欲火。

  而她在我看她的时候更是及其性感的撩拨了一下的头发,我突然看见她的酥胸正裸露了半个,在那似乎诱惑我了。

  其实我知道当柳思思她们三个人把我的衣服给脱光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自己要让她们给诱惑了,果不其然心目中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过说句话我还挺兴奋的,也许是自己正好就喜欢这样的方式吧!

  突然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竟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柳思思在又给我撩拨了一会我的那个东西之后我突然感觉自己在也控制不了他了,感觉他就要在往出喷射了,不行,绝对不能在她们三个人的面前喷出来,我的心里边如此的想着,于是在也顾不得什么了,一下子挣脱开了她们三个人,头也没回的想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但是一想我的房间正被大宝占着,于是转身跑进了金艳的房间,顺手把门也给关了上。

  而背后却是传来一声比一声浪的笑声,弄的我的心里边又是痒痒的。

  身体在我的思绪中慢慢的冷却了下来,这个柳思思一定是在吹完了蛋糕上的蜡烛之后就开始想着要诱惑我的,只是自己没能小心的住,被她的算计给成功了,只是我有点不理解她怎么就要这样的诱惑我了,难道真是想和我做那件事情?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知道,还有就是今天晚上的沈小依和金艳也有点不对劲,俩个人在怎么样也没开放到可以和柳思思一样对我进行欺负的,尤其是在脱光了我的衣服之后,而她们当时的表情似乎还有点兴奋,而以她们俩个人的性格是断然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的。

  事情有点不对劲我突然感觉到,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有这样的感觉了,但是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柳思思她们好像是吃了什么东西一样,弄的好像一副特别兴奋的样子。

  莫非是被下药了?我有点觉得不可思议,赶紧随便找了一套衣服跑到了柳思思的房间,但是刚进去就把我给吓了一跳,却是见她们三个人正抱在一起,互相的抚摸着,真的是把我给吓坏了,而我突然出现后三个人的目光突然一至的飘向了我,而柳思思更是夸张的在那舔着自己的嘴唇呢喃着道“路,我要,我要!”

  我想是个正常男人的话在听到了这样的声音的时候绝对毫不犹豫的扑上去的,但是我没有虽然我现在还不她们这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初步的猜测让我觉得一定是被人给下药了。

  看着她们三个人那张还在继续兴奋的脸蛋我觉得自己应该赶紧的想办法把她们给弄的清醒过来,否则后果真的不是我可以想像的。

  正在那犹豫着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自己http://读书的时候看的http://

  武侠小说中的那些中了一般像是迷药什么之后,说是浇上一些凉水就会清醒的,想到了这的时候我没在犹豫直接跑到厨房接了盆凉水,然后又端到了柳思思她们那,我想给她们用毛巾在脸蛋上边轻轻的摸一摸就算了,但是一想到怕起不了作用,我就一盆水对着她们三个人一起浇了上去。

  哗的一声,在见她们三个人的时候无一不是一只像是刚从水里边出来的一样一个的上半身湿的衣服都跟肉贴在一起了。

  什么是什么的,一个个波涛汹涌的一下子弄的我的心里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轻轻的挠了一下痒痒的。

  而在这个时候柳思思突然道了句“大路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感觉这是今天晚上自己听到的最好的一句话,柳思思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就证明他没什么事情了,我有点担心的看了金艳与沈小依一眼,却是见俩个人也在那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我,那眼神也是分明在询问着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能暂时的放松了,看着她们三个人没什么事情,我笑了笑道了句“没什么,赶紧把衣服换了,小心感冒了。”

  我突然想起了大宝来,是不是他也让人给下药了,马上向大宝的睡着的那个房间跑去,在要出门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柳思思房间的那个窗户是开着的,于是就道了句“思思把窗户关上吧,小心让风吹的着凉了!”

  柳思思看了我一眼突然道了句“奇怪我什么时候开窗户了,我明明记得是关着的!”

  大宝竟然不在房间,真的不在,我把整个家都找了一遍居然没能见到大宝的影子,我有点着急,着急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不在房间那他去那了,更何况他是怎么出去的,我们怎么连一点动静都没听见,我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了。

  我把大宝不见的消息和柳思思她们说了一遍,她们三个在那又开始沉默起来。

  镜头一转,这是一间豪华的办公室,里边正做着俩个人,俩个男人,俩个年轻的男人,一个耷拉着脑袋一个在那气乎乎的说着什么,这俩个人不是谁,一个是丁武一个是李晓杰。

  “李晓杰我怎么发现你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了,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件让你给搞砸的事了!”丁武在那气急败坏地骂道。

  而李晓杰在那却是一言不发的,“你说你,让你跑那个郭大路,郭傻子家下点春药,顺便按几个摄像头,你都干不好,你来看看,这他妈黑乎乎的一片是什么了,你说你能干的了什么事情了,真他妈废物一个!”丁武在那依旧恶狠狠地骂道。

  在丁武骂到李晓杰是个废物的时候李晓杰的身体明显的震了一下,但是他的脸蛋上依旧是一副特别低三下四的表情,可是心里边却不是这样想着“你让大爷安,大爷就给你安啊,你他妈想的倒好,那里边可是有大爷我的梦中情人了,你想看,看你妈的去吧!”心里边刚想到了这的时候嘴边就不禁笑了一下。

  丁武在骂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平息下来了,又是给李晓杰说了一阵好话,最后那出一个档安袋来道了句“去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李晓杰好奇的打了开,却是见里边只有一张照片,如果有你见过这张照片的话,绝对知道那就是大宝了。

  ……

  我有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发现自己这段时间老是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干什么事情如论一开始的斗志有多么的高,但是没折腾几天之后就会马上觉得自己的心里边有点感觉力不从心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是怎么造成的,难道是压力太大?我的心里边自己有点心虚的问自己。 /真是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她们三个人的药力虽然被我暂时的用水给浇醒了,但是脸蛋上依旧是红仆仆的,眼睛里边在看着我的时候不时的流露出那种渴望的眼神。这要是换在平时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迎合她们的,但是现在不行,我的心里边也知道假如这种春药不解的话,势必会对身体造成一点的伤害。

  但是现在我担心的是大宝,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突然的离去了,我的心里边纵然是把脑袋都想烂了也想不出个一二三来,我就算是在想去救柳思思她们三个,可是却是分不出心来。

  “莫非大宝也中这种药了?”我的心里边有点疑惑地想着,“难道他知道自己中毒了,也知道自己中的什么毒,怕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来而选择离去了?”虽然在我的心里边是冲满了疑问的想着,但是在想到了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边对他的担心不禁少了几分。

  在看柳思思她们三个人的时候在那都是一副媚眼如丝的样子,眼神之中那种渴望的眼神越来越强烈了,我都有点感觉此时的她们一定是在幻想着和我在做那件事情了,我知道自己必须得去救她们三个人。

  柳思思她们三个人的双腿都是紧夹着,并且不断的在在那自己摩擦着,我知道此时的她们**之火绝对已经开始燃烧了,看着她们那一副既享受又有点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边微微的感觉有点痛,自己也真是太没用了,怎么就让人给下药了。

  在想到了下药的时候我的心里边突然一愣,到底是谁给我们下的药,而且是怎么下的,这个问题突然的出现在了我的脑袋之中并且正在慢慢的向整个脑袋扩散,我的整个心事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给我们下的药,是怎么下的。

  突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个很烫很烫的东西给紧紧的抱了住,虽然是隔着衣服的,但是我的衣服也只是在刚才着急的时候胡乱的穿的,所以并不是特别的厚,我被这么一抱马上就回过了神,眼睛一看却是吓了我一跳,却是见柳思思整个人突然脱的是一丝不挂的在那抱着我,像是一条水蛇一样在我的身上边来回的缠绕,眼神之中发出的那种动情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给生生的吞下去似的,我从来没有见过柳思思的眼睛发出的这种光,心里边一叹,我知道**之火已经开始燃烧了。

  开来自己今天晚上得下点功夫了,我的心里边有点感觉不太平的想道。

  却是说柳思思在把我的抱住了之后就开始在那喘着气在我的耳朵边上一直吹着,滚烫的热气吹在我的耳朵里边的时候让我感觉自己的全身不禁一震,全身的好像被人给点了穴道一样,而自己的那个地方已经开始慢慢的有了反应。

  “大路抱紧我,我有点冷!”蒙胧中我听见柳思思在我的耳朵边上如此的呓语着,我的手臂在那不听我的话了,在那没在丝毫的犹豫一下子把柳思思揽在了怀中,而彼此的嘴巴在四目相接的时候早就碰在一起了,就像是干菜和烈火一样,碰在了一起之后就开始猛烈的燃烧起来了,我的**在也控制不了了,双手开始颤抖着向柳思思的全身摸去,这具早就被我抚摸过无数次的躯体在此刻抚摸的时候我的心里边依然是荡起了无数的涟漪,有点激动的都快把持不住了。

  我的眼神在不小心的瞟了一下沈小依和金艳俩个人的时候,却是见俩个人在那已经是开始了限制级的脱衣舞,一个个的身材棒的让我觉得有点耀眼,我不知道此时她们的身体在我的心目中还是不是身体,看着她们那雪白的皮肤,在蜡烛的照耀下我突然觉得有点刺眼,雪白的皮肤在红色烛光的照耀我突然觉得此时的她们好像就是全世界最迷人的画一样,是那样的妩媚,那样的动人,我感觉自己在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嘴巴与柳思思的纠缠也越来越疯狂了,接近窒息的那一种,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有点困难,就想把嘴巴暂时的拿出来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但是柳思思的嘴巴好像是被涂上了最强烈的胶水似的,任我怎么的想把自己的嘴巴抽出来都无济于事。

  我的心里边有点着急,这样的吻下去的话,没过多久我肯定就要因为缺少氧气而窒息了,想到了这的时候我的手悄悄的滑过她的大腿,最终落在了她的那个全身最神秘的地方。

  我原本是想让自己的手刺激一下她那个最铭感最温暖的地方,但是在我把手伸过去之后才发现那里早就是像是黄河的水决了堤一样,早就泛滥成灾了,我愣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她们刚才中了春药的毒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的。

  柳思思被我的手给刺激的有反应了,但是和我想像的不一样,此时的柳思思在被我抚摸着那个地方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声那些足以让我的那个东西在膨胀些许的呻吟之声,我被彻底的征服了,那是一种不但是**上的征服,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征服。

  我感觉自己快在柳思思那滚烫的身体中融化了,我在把自己的手摸到了柳思思全身最神秘最敏感的部位的时候,她的手也开始慢慢的伸进我的裤裆,在被她的小手捏住了那个东西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全身也是没由来的一阵发颤,似乎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那是一种让人整个身心都愉悦的颤抖,我感觉自己有点迷失了,迷失在柳思思那滚烫的身体里边了。

  **还在继续,柳思思似乎并不满足只是拿住了我的那个东西,在拿住了之后又开始慢慢的套弄起来,这一套弄被来是没什么的,在以前做的时候柳思思也经常性的给我这样的套弄,但是却没有现在的有感觉。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有种自己好像是快要成仙的仙人一样,在各方面的条件都充足的时候满上就要飞升了,就是那种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像是自己的身体之上突然长了一双翅膀,一双让我足以飞上天的翅膀。

  柳思思在给我尽情的套弄着,但是我们的舌头与舌头之间的纠缠并没有立刻的停下来,舌头与舌头之间依然在相互的挑逗着,在彼此的舌尖之上画着圈圈,在画过了圈圈之后马上又无休止的纠缠在了一起。

  感觉就是那样的奇妙,奇妙的让我甚至都产生了幻想,我甚至都觉得此时的自己好像是天上的仙人一样,在自己的领土上拉着柳思思的手在那自由自在的无休止的奔跑着,徜徉着,感受着自己的呼吸,体验彼此的爱意。

  我的手在抚摸了柳思思的那个地方不到三分钟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双手好像是刚从水里边拿出来一样,湿湿的,又像是刚从胶水里边拿出来一样,粘糊糊的!

  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在那深深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感觉自己的全身像要爆炸了似的,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此时在柳思思的挑逗下,都慢慢的流露出来了,让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中一邪一样。

  我的手在抚摸过了柳思思的那里之后我轻轻的覆盖在柳思思那跷起的屁股上了,我有点变态的捏了几把,而柳思思在我的这几把之中又是几声荡人心魂的呻吟。

  我自己自己要是在不释放的话绝对要爆炸了,但是就在我决定进入柳思思体内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背后又被一个滚烫的身体给贴上来了。

  我可以感觉的是这一定是个女人的身体,不过这句话好像有点是废话,这个房间里边除了我一个男的之外,其余的自然都是女的,其实我不知道的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沈小依还是金艳了,所以我在百忙从中把脑袋扭过来看了一下。\\\\ /我的妈呀,竟然是金艳那个迷死人不要命的家伙,我在看到了金艳的**的时候一下子愣在那了,我忘了自己此时正在与柳思思进行缠绵了,也忘了自己马上就要让**给憋的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想任谁在看到了一副比魔鬼还魔鬼的身材的时候都会这样的愣住的,没错,金艳的那具比柳思思更加诱惑我的躯体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是愣住了,我的大脑其实一直在想这个女人的身体怎么能这样的好了,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她的身体,但是在今天晚上看来为什么就这么的不一样了,明明是同样一件衣服可是穿在俩个人的身体之上后就会显得不一样那?我的心里边有点奇怪的自问道。

  其实对于金艳的身体我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词语去形容,是性感吗?太片面了,我有点说不出口,不过唯一可以说出口的就是她的身体已经到了那种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的地步。此时此刻在红色烛光的照耀下,雪白的皮肤发出的是那种淡红但是又有点雪白的颜色,一种让人觉得口干舌躁,呼吸加快的颜色!

  柳思思在我的脑袋牛过去了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那慢慢的用自己的嘴巴来亲吻我的那个长的有点干扁的奶头,我的奶头虽然有点干扁但是柳思思那火热的嘴巴在亲上去了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的感到自己的全身一阵发颤,那又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却同样深深的刺激着我的大脑,和全身的神经。

  我的手在抓了柳思思的屁股几下之后我觉得自己这样有点自私,不能把自己的全部都给了柳思思,于是我的一把手在转了个弯之后轻轻的放在金艳的屁股上,事实说明金艳也早就动心了,我的手在轻轻的放在了她的屁股之上后,她那就开始了一声不一声高的似乎很是畅快的呻吟声,金艳的声音与柳思思是不一样的,如果说柳思思的声音是可乐的话,那么金艳的声音就绝对是咖啡了,有点腻人!

  俩个人的声音不一样所以呻吟叫出来的声音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呻吟出来的不一样我在听到之后感觉也就不一样了,坦白的说金艳的呻吟之声比柳思思的更让我觉得能媚惑一个男人,我的耳朵在听到了金艳的第一声呻吟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耳鼓膜都要像雪在太阳的照射下一样要化了,软软的就像是听见了这个世界上最迷人的声音一样,不对,金艳的呻吟声不就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声音吗?我的心里边有点yin荡地自问道。

  金艳在我的手摸到了她的屁股的时候,就不甘心的反击了,当然她的反击是那种极为温柔的反击,只是用自己的胳膊紧紧的抱住了,也抱住了柳思思,把自己滚烫的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身体之上,用自己那用D来计算的**紧紧的顶着我的背,只是嘴巴却在那亲吻着我的后脖子,顿时又是一种让我觉得爽到了心里边的感觉。

  而我捏着金艳屁股的那只手也在那加重的力道,我的心里边有种自己很是憋屈而想发泄的感觉,在用力的捏了金艳的屁股几下之后果然舒服多了。

  但是金艳却不干了,被我捏的那么痛自然就要对我进行一定的反击了,而她的反击自然也是很温柔的,只是速度有点快,在我的后脖子上像是在啃什么似的,有点凶猛的啃着,不过说句实话确实很舒服。

  而柳思思的嘴巴却不老实了,顺着我的那一对干扁的奶头就要往下走,一直往下走,在用舌头轻轻的挑逗的我的全身颤抖的时候她的嘴巴已经到了我的小腹了,我有点奇怪这柳思思究竟是要对我干吗了,怎么就一直想往下亲吻了,我的那个东西被她含在嘴巴里边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她要干吗了,我的那个东西在被她亲到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白痴一样,脑袋里边空的像是张白纸一样,什么都没有,但是心里边一个声音却是在那提醒着我,柳思思在用自己的嘴巴来回的亲吻着我的那个东西,那个长的不是太大的东西。

  脑袋的空白在加上来自神经上的感觉,让